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eajca5w.hkdhl.net.cn!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不用付费的看黄神器

安迪小说 16565万字 96865人读过 连载

《爱情公寓3第21集》一周多过去了,这几天老七很忙,很少到王申家里来。白洁心里有那么一丝丝淡淡的感觉,好像牵挂又好像不希望看见的滋味。初秋的午后,热辣的阳光混合着干燥的空气给人一种要干裂的感觉。白洁穿着一件雪白的半截袖紧身衬衫配着一条黑色带着无数圆圆的小白点的及膝布裙,莲藕般嫩白的胳膊从袖口裸露,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衬着秀美浑圆的小腿,腿上裹着黑色极薄的丝袜,正坐在办公桌前批改着学生刚刚送上来的作文。黑黑的长发都从肩头右侧垂落,一只白色的钢笔在白白的小手中晃动,纤细的腰肢弯成一个柔柔的曲线,裙下的双腿优雅的叠架在一起微微的晃动着。李明从门口晃进来,坐在离白洁不远的地方和几个老师混侃着国家的教育制度、美国的伊拉克政策,仿佛自己比国务院外交部的人还要懂得社会形势,眼角却会时不时的扫过白洁白嫩精致的脸颊,苗条中带着掩饰不住的丰满的身材,回想着在记忆中白洁曾经在自己面前裸露的丰满浑圆的乳房,雪白细腻的皮肤。看着一个学生作文中写道:“姥姥给了我一个漂亮的小花猫,我非常喜欢,在我的悉心照料下,它终于死了。”不由得莞尔一笑,心里想着,这个学生到底要说什么?坐在不远的地方的李明看着一丝笑意从白洁的眼角飞起,带动着整个精致柔美的脸颊荡漾起微笑的涟漪,秀丽的双眼流露出一种水一样的媚意,李明不由得看得呆了,连旁边老师诧异不屑的目光都没有在意。白洁忽然感觉到了李明那种贪婪火热的目光,抬头不满的扫了李明一眼,心里很厌恶这个猥琐卑鄙的男人,动了动自己坐的姿势,扭过脸去。走廊里传出一声咳嗽声,接着高义推门进来,李明赶紧站起来,回自己办公室去了。白洁抬脸看了高义一眼又低头批改作业了,心里一下想起好几天没看见高义了,连学校的老师都在议论校长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来了。高义和几个老师打了个招呼,在白洁办公桌前走过去,想叫白洁去自己办公室去,又碍于屋里这些老师,犹豫了一下回去了。白洁看高义转来转去就知道高义是想叫自己出去,怕影响不好没说,心里想着是应该过去看看还是装糊涂呢。正犹豫着,放在抽屉的小包里的电话发出轻微的嗡嗡的震动,白洁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高义打的,呶了一下粉红的小嘴,拿出电话看了一眼,没有接,挂掉就又放回抽屉里了。她知道高义是叫自己过去,她却没有动地方,想等一会儿再过去。高义站在自己办公室的窗边,望着前面宽敞的操场,一排斑驳的运动器械稀落的摆布在操场边上,几棵粗大的老杨树已经开始衰老,凌乱的花池里飘落着花的枯叶和一些凋落的花瓣。这些天高义一直在为自己前途的事情奔忙着,承包教学楼的包工头子给了他30万元的回扣,高义赶紧给了王局长10万元,帮着王局长在这次市里的调动中当上了主管教育、交通的副市长。虽然不是省城但也是为官一方,王副市长自然忘不了高义,力荐高义升任教育局的副局长主持工作,现在就是时间问题,和半年后能不能顺利扶正了。事情都办顺利了,高义就想着了娇柔妩媚的白洁了。这个娇美的少妇是自己这次升迁最大的功臣,已经成为王副市长的原王局长至今对白洁仍是魂牵梦绕,特别是高义和他说了白洁在车里和他那次,车头有个男人是白洁的老公,王副市长更是兴奋莫名。应该说是白洁彻底拉近了他和王的关系,两次王局长都几乎是在他面前和白洁发生了关系,这就应了那句四大亲密关系“一起苦寒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赃,共同嫖过娼。”之一。高义很想这次离开把白洁也带走,高义除了妻子美红外有过很多女人,对女人,特别是年轻的时候更是有着非常的热情,但很少对女人有过留恋。白洁却给了他一种不愿离弃的感觉,这个介乎于青春与成熟之间,徘徊在贞节和放荡之间的美丽少妇让高义每次看见她都有一种冲动的欲望,但在人前却不敢有所亵渎。他身边的女人和他有了关系之后或者为了他的权力去得到一些好处,或者经常粘粘糊糊的纠缠高义,但白洁被高义迷奸之后,虽然和高义发展到近乎情人的关系,但从没有为此和高义有什么不同,总是淡淡的让你摸不到她的心在想着什么?这种感觉反而让高义对白洁更有了一种距离和想要去征服的欲望。正在思绪飘飘对自己的前途和未来充满了豪情壮志的高义听到了走廊里传来的清脆的有着节奏的高跟鞋声音,高义知道白洁来了,甚至高义都能想到白洁走路时摇曳扭动的屁股。伴随着两声轻轻的敲门声,白洁推门进来。高义迎到门边,一边反手关门一边胳膊就伸向白洁柔软纤细的腰,白洁却将身子一扭,从高义身边走过,手从身后抚平裙子,坐在了沙发上,眼睛没有看向高义,而是远远的看着窗外。高义关好门,回身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白洁:黑色尖头漆皮的细高跟皮鞋在红色木质的地板上以尖尖的鞋跟为轴来回晃动着,紧身的白色半截袖小衬衫显得白洁一种端庄淑雅的样子,可衬衫下丰满挺拔的胸部却无法掩饰的表露着白洁的成熟性感。高义站在白洁身边,目光从白洁领口看进去,一对白嫩的仿佛奶油一样的乳房被水蓝色的半杯胸罩托着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薄薄的胸罩下圆挺的乳房有着一种随着呼吸一样颤动的肉感,胸罩边缘白色的蕾丝花边衬托着白腻的乳房。高义觉得心里一团火又在慢慢升起,真想把手伸进白洁衬衫的领口,抚摸那丰满圆润的一对乳房。高义在白洁身边坐下,手揽住白洁的腰,透过白洁薄薄的衬衫能感觉到白洁平坦的小腹有着动人的弹性。高义的手顺着白洁的圆臀想滑下去,白洁扭动了一下身子,抓住了高义的手。“别这样,让人看见了。”白洁的手顺势被高义抓在手里抚摸着,白洁没有太过火的把手抽回来。“洁,你这小手真软乎,这些天没看见我想没想我啊?”高义两手合在一起搓揉着白洁的手,眼睛盯着白洁露出的粉白细嫩的脖子,和那雪嫩的肌肤延伸到领口里带来的无限遐思。“我说想你了,你信呐?”白洁红润的嘴唇微微一翘,一种顽皮的性感让高义都心里一颤。“信啊,哪能不信呢?我可是天天都想你想得睡不着觉啊。来,抱抱我的美人。”高义一边双手去环抱白洁的腰。白洁推开高义的手站了起来,半嗔半怒的瞪着高义:“谁想你啊,别这样,在这样我可走了。”“别生气啊,不是想和你亲热亲热嘛。”高义又拉着白洁坐在沙发上。“亲热找你家美红亲热去啊,找我干啥。”白洁还是带着一种淡然的微笑坐在沙发上和高义保持着一点距离。“她哪有我们洁好啊。”“呵呵,你不怕她听见?那你和她离婚啊。”白洁似笑非笑的看着高义,眼角又自然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媚意。“你要跟我,我就离婚。”高义拿出一种一本正经的样子和白洁说。白洁一撇嘴:“少扯了,谁跟你啊,大色狼,再说了,跟了你,你还不得把我扔家里找别人家媳妇黏糊去啊,你们这些男人啊,都没好东西。”“哈哈,你家王申是不是也和谁家媳妇黏糊上了啊,他也不是好东西啊?”“王申可不是你们这样的人,再这么说,我回去了。”白洁一下冷了脸,作势要走。“好好,不说他了。”高义心里想着,王申当然不是我们这样,他是自己媳妇被别人黏糊的。“白洁,说正经的,我要调走了。”白洁一愣:“去哪儿啊?”“教育局副局长,主持工作。”“那王局长呢?”听白洁提到王局长,高义竟然有点酸溜溜的不是滋味。“想你王哥啊,高升了,现在是王副市长。”白洁听出高义话里的滋味,知道高义说的是自己和王局长的关系,不由得脸上有点微微发热,毕竟曾经两次在高义面前和王局长发生关系。“能不能正经说话。”高义还想调侃两句,可看着白洁的脸色,怕白洁真的生气了,没敢多嘴。“跟我上市里去吧,你是学中文的,给你安排个秘书,坐个办公室肯定没问题。”高义心里倒是真的这么想,只是他想的就是能长久的占有白洁。白洁心里一时真想答应,这份教师的清贫辛苦工作,白洁真的不想永远的干下去,现在面前这个机会也许是非常好的。可白洁更清楚的是,自己去了市里也还继续是高义甚至王市长的玩物,而且这样明目张胆的调到高义那里,简直就是掩耳盗铃一样,那样她不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做自己想做的事,反而弄不好会身败名裂,王申也不可能接受得了。高义看白洁在想着,说道:“好好想想,这是你一个好机会啊。”白洁抬起头:“我想好了,我不去,我想等等以后再说吧,你去走你的阳关大道,我走我的独木小桥。只是以后有啥事求高大局长,高大局长别把我赶出来就行了。”高义看着白洁,心里有一种很诧异的感觉,好像刚刚认识白洁一样。他一直以为白洁只是一个漂亮的花瓶一样的女人,面对这样的机会肯定不会放过,可是白洁却拒绝了,他明白白洁拒绝的意思,忽然发现白洁是一个很有自己主意和想法的女人。“你真的不想去?”“其实也想去,不过我现在去了,对你我都没什么好处,而且我想我去了也做不好什么,枉费你一番好心,还是以后再说吧。”白洁感觉心里好像放下了什么一样,自然的说出了自己想的。“再说了,高局长以后指日高升,机会不是有的是。”看着白洁微微笑着说出这些话,高义点了点头:“行,你放心,不管到啥时候,你都是我最喜欢的小宝贝。”“唉呀,你能不能别恶心我,我最讨厌你油嘴滑舌的腻味,多大岁数了。”白洁做了一个要吐的恶心样,逗的高义也笑了。白洁看没什么事情了,站起身:“那我先回去了,有事给我打电话吧。”身边的高义挽住白洁纤柔的小腰,轻轻向怀里揽过来。白洁没有出声,默默的靠在了高义怀里。高义的手向上滑动,隔着薄薄的衬衫和胸罩按在了白洁高挺丰满的乳房上,白洁的手放在高义轻薄自己的手上,但没有用力的拉开,任由高义轻轻的抚摸揉动。高义低头把嘴唇靠在白洁耳边:“美红今晚出车,上我家来啊?”高义嘴里喷出的热气让白洁耳边痒痒的,心里竟会有一种欲望的冲动,但她心里永远不是那么随便的人,高义的话一出口,白洁眼前就好像浮现出两人在高义家的床上赤裸着纠缠的样子,那种异样的兴奋的感觉都能弥漫白洁的身体,但白洁嘴上还是说着:“晚上我要和王申去我老婆婆家。”高义没有出声,但是手上加了劲,揉捏着白洁的乳房。白洁靠在高义身上,非常敏感的她觉得呼吸都不那么顺畅了。“以后咱俩别总这样了,让人看见了不好,你也是大领导了,得注意一下形象。再说我是有家的人,被人说三道四的也不好听。”说着话,白洁推开了高义,打开高义去捏自己屁股的手,扭着身子到门口回头笑了一下,飞了高义一眼,关门出去了。高义看着白洁走出去,手里好像还感受着白洁乳房的柔软和肉感,身边还飘散着白洁身上淡淡的体香,感觉自己下身已硬的好难受了,叹了口气,自语道:“这小娘们,真够劲儿啊……”从高义的办公室里出来,白洁感觉到自己下身都有点湿乎乎的感觉了,连她自己都不理解自己怎么会这么敏感,摸了几下就会湿了,甚至有时候听那些老娘们说几句过分一点的私房话,她都会有感觉,而且很快就会湿了。白洁的心里有一种放松的感觉,从被高义迷奸以后,被迫和高义保持着性关系,被赵振强奸,和东子的放纵,被王局长玩弄,甚至被李明胁迫几乎失身给李明,和陌生人的那种迷乱的感觉,白洁终于迷失了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时而什么也不想的放荡,时而想起老公王申之后的哀羞。和男人在一起时那种不情愿的快感,让白洁始终迷迷蒙蒙的找不到自己想要做什么,只是迷失在性欲和哀羞之中。而今天离开高义的办公室,白洁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和做什么,主动的去放弃,也主动的去把握着自己,曾经一直在心底耿耿于怀的一些事情仿佛都烟消云散,她相信自己都能游刃有余,迎刃而解。迎面,猥琐的脸上带着坏笑的李明看着白洁说:“白老师,这是上哪儿去了啊。”白洁看着这个无耻又无能的家伙,第一次没有板着脸:“上高校长哪儿了,有事啊。”一边还飞了个媚眼给李明,李明一时心里都忽悠了一下子。“没事没事。”李明还想说点什么,可白洁没有停步,高跟鞋踩着一个诱人的韵律走开了。下午上了一节课回来,白洁坐在那里翻着一本人生杂志在看着。抽屉里的电话又嗡嗡起来,白洁拿起电话,看着来电号码,很模糊,不知道是谁?“喂,谁呀?”白洁小心翼翼的接起电话。“我啊,嫂子。”白洁一愣,心里也一颤,是老七。“老七啊,什么事啊?”“好些天没看到嫂子了,打个电话给你啊。”“呵呵,那你哪天请我和你二哥吃饭啊。”白洁脸上笑盈盈的。“行啊,嫂子,我马上就去接你,到了给你打电话。”老七很明显兴奋的说着就挂了电话。“哎……”白洁刚要和他说等王申晚上回来一起去,老七已经挂了电话。白洁脸上有点微微发热,她对老七也是很有好感的,老七打电话给她,凭着女人的直觉,她能感觉到老七对她的意思,忽然有了种初恋时那种心跳的感觉。但很快心里想起了王申,想给王申打电话好去接他,拨了号犹豫了一会儿,终于没有发射。很快电话就进来了,白洁拎着早就收拾好的提包,出了学校大门,看到老七站在一辆白色捷达车的旁边,向她招着手。虽然老七给她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白洁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在了后座。车是新的,散发着皮革和装饰的味道,开车的人很显然也是新的,紧张中时不时有着慌乱和对路上行人的愠怒。“嫂子,你想吃什么?”走了一会儿,老七问白洁。对这个明显喜欢自己而自己又不讨厌的男人,白洁心里已轻松了起来,很长时间没有这种轻松自如的感觉了,可惜心里对老七还是有点不是很舒服的感觉,也许是因为他是老公的同学吧。心里忽然起了顽皮的感觉,想逗一逗老七,装作很自然的样子:“你二哥得四点才能下班,先给他打电话,让他请个假吧。”老七一愣,虽然他听说过白洁那么多香艳甚至带着很多淫荡色彩的传闻和故事,但白洁在他心里还是个美丽而性感的梦想。白洁这样一说,老七有点语塞,想说不叫王申又真的说不出口,叫王申,白费了一番心思。今天是总公司给他配车的第一天,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赶紧开到白洁这里炫耀炫耀,白洁这样好像很自然的样子给他的心里好像浇上了一盆凉水一样。看老七失望又有口难言的样子,白洁暗暗想笑,将黑色漆皮的小拎包放在旁边坐椅上,拢了拢飘逸的长发,悠然的看着窗外熟悉的城镇风景,嘴角边带着一分醉人的笑意。老七从后视镜内看着白洁头发飘扬的瞬间,这样近的和心中的美人单独待在一起,老七心跳都几乎加速了。老七忽然看见路的右侧有一家咖啡语茶的店子,减慢了车速对白洁说:“嫂子,二哥还得一会儿下班,请假也不好请,咱俩先在这儿等一会儿吧?”一边等着看白洁的态度。白洁没有出声,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窗外。老七再笨也明白了这个意思,把车开到咖啡语茶的门前。虽然很努力地摆正,但车还是歪歪扭扭的停在了车位上。白洁选了个不靠窗的带摇椅的角落,下午的咖啡屋内只有那边靠窗的座位有两个20来岁的情侣一边笑着一边在下着什么棋。老七要了一壶很贵的爱尔兰咖啡,白洁给自己要了一杯冰的柠檬汁,她喜欢这种酸酸甜甜凉凉的味道。看着老七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不想说又很急的样子,白洁仿佛又看到了学校里那些急于向她讨好,又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毛头小伙子,那种纯真的感情虽然自己没有接受,但现在想起来也是真的感动。和高义他们这些人只是为了得到她的身体,为了在她身上发泄自己的欲望比起来,白洁心里忽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感动……终于开口的老七和白洁聊着生活工作人生和未来,多年的经历说起来让白洁有时忍俊不住,笑容不时浮现在白洁俏丽妩媚的脸庞,更让老七看的心驰神往。不由得口若悬河,时而炫耀自己现在的生活,时而大谈自己伟大的理想,一时间眉飞色舞,滔滔不绝。白洁静静的听着老七畅谈,偶尔接着话头说上一两句,虽然在她心里看得出老七表现出来的还不成熟甚至在社会中的稚嫩,但那种年轻人的激情和已经踏入成功的门槛那种飞扬的神采让老七有着另一种不可抗拒的魅力,让白洁仿佛又找到了自己那种年轻的感觉,找到了一种振奋的激情,从很长时间以来那种彷徨和矛盾的沉重中解脱出来,有一种新的感觉。想着这些,白洁看老七的眼神越来越充满一种温柔和亲密………正在两人说的正欢的时候,白洁的电话忽然振了起来,白洁拿起电话看了一眼不由得一愣,才想起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是王申来电话,可是两个人都没有和王申说,他怎么会自己打电话呢,平时都是自己直接就回家了,白洁心里迷惑着接起电话。“喂,白洁啊。”王申每次打电话都是这样直呼白洁的名字,从来不会叫个老婆了,或者昵称什么的,白洁其实每次听着都不怎么舒服,可从来没有和王申说过。白洁觉得两个人之间的事应该自己去体会,而不是单方面的要求所能做到的,所以她很少要求别人做这个那个,即使王申也是这样。“晚上我们有个同学过来,我和老七去和他吃饭,得晚一点回去。”白洁一愣,老七没说过要和同学去吃饭,有一种感觉可能王申在撒谎,可她什么也没说,只是问:“那你几点能回来啊?”白洁巧妙的用了回来两个字,给王申一个错觉,好像她在家,中文系毕业的白洁毕竟没有白学。“嗯……十点半吧。”两个人很快挂了电话,白洁看着老七疑问的眼神,笑了一下,低头喝了一口水没有说话。心里在想着,王申会干什么去呢?很可能是打麻将,她不相信王申会在外面有别的女人。正想着,老七的电话响了起来,白洁心里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是王申打来的,微微抬头看了一下老七的表情,有着一分掩饰下的慌张,毕竟在和二哥的老婆一起吃饭啊。“喂,噢,二哥啊,哦,行……行……放心吧,没事儿,哎,好了。”老七的表情从慌张中慢慢平静最终竟会有着一分喜悦,白洁猜可能王申在给老七打电话替他圆谎。她没有追问,聪明的女人一般都知道该什么时候说话,什么时候不说话的。老七看着白洁,心里的喜悦还是有点按捺不住。“我二哥刚来电话,说他晚上有事。那个那个……”老七忽然不知道怎么说了,刚才王申来电话说他和白洁说了他和老七一起吃饭,万一白洁要是问他,让他别说漏了,他去打麻将去。刚才的喜悦忽然让老七不知道怎么说好了。白洁装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一会儿你们不是去喝酒去吗?去吧。一会儿我自己就回去了。”老七一下着急了:“不是,那个……我,他……”看着老七急得脸红脖子粗的,白洁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呵,看你急的,他是不是去打麻将去了,让你帮着撒谎啊。”老七支支吾吾的说:“……嗯……”“看你憋的那么费劲,没什么的,男人啊,总喜欢耍小聪明。”“嘿嘿……”老七嘿嘿的傻笑着。“一会儿送我回家,你们去潇洒吧。”白洁仿佛有点愠怒的说着。“那个……我也没事,他不来,咱俩吃饭去得了。”老七憋了半天,吭哧憋肚的说。“咱俩去吃?”白洁嘴角带着一丝微微的笑意的看着老七:“我可不敢,呵呵。”看着白洁柔媚的样子,老七心都开始痒痒了:“有啥不敢的啊,就吃个饭,我知道一个韩国料理的地方,韩式烤肉可好吃了。”白洁没说话,拿着细长的玻璃杯在手上转来转去,一边隔着杯子看着老七。其实白洁心里也很矛盾的,挺想和老七单独在一起的,可又怕两人在一起能不能把握好分寸,她知道老七对自己的意思,其实她又何尝不欣赏甚而有点喜欢老七呢。多年的混迹社会,老七当然明白趁热打铁的道理,起身叫服务员买单。两个人出了门,老七给白洁打开车门,白洁心里一直乱乱的拿不定主意,犹豫了一下上了副驾驶的位置。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老七闻着白洁身上飘来的淡淡幽香,眼睛的余光看着白洁长发掩映的白嫩的面颊,心里知道梦想离自己已经越来越近了。韩式料理的房间仿照日韩那种房间设计,但为了方便国人,在桌子下留出了放脚的空地,以便盘腿时间长了不习惯。白洁进屋脱了小巧的高跟鞋,黑色丝袜裹着的玲珑可爱的小脚让老七心里都一阵热血翻腾。吃烤肉,服务员推荐了红酒,度过了短暂的尴尬时间,两个人又聊的火热起来。酸甜微涩的红酒,就着雪碧汽水两个人不知不觉就喝下了两瓶,屋内的气氛已经变得暧昧起来,侧身坐着的白洁小脚伸在自己身后,老七的眼睛不时扫视着白洁圆润玲珑的小脚。热了起来的白洁解开了衬衫的第二粒纽扣,露出一片白嫩的胸部和深深的乳沟,水蓝色的乳罩也露出了白色的蕾丝花边,身体动作间丰满的胸部那种震撼男人心灵的颤动隔着薄薄的衬衫也让老七不时的热血沸腾。白洁嫩白的脸上已经微微的罩上了一丝粉红,水汪汪的眼睛流转间更是媚意荡漾,仿佛随意又仿佛故意,两人的话题从小时候和上学的时候的趣事转到了感情和爱情上,随着又一瓶酒消失,两人越来越感到在爱情的看法和态度上有着好多的共同点,共同的话题越来越多……两人也从对桌变得越来越近。当白洁柔柔的小手被老七忽然握住,那种近乎挑逗的揉搓让白洁心里都不由得阵阵热浪。看白洁没有反对,老七挪到了白洁的身边,拉着白洁的嫩手微微一拉,白洁软软的身子就靠在了老七身上。老七右手搂在白洁乳房的下边腰上,嘴唇从白洁的秀发吻过,吻到白洁的额头,白洁微微的娇喘着仰起头,粉红柔软的嘴唇颤抖着迎上了老七火热的嘴唇,仿佛两块磁石一样两人就吸在了一起。白洁的双手抬起来抱住了老七的脖子,嘴唇纠缠在一起不断的摩擦、吮吸,滑软跳动的舌尖在两人唇舌之间滑动,阵阵绵软的娇喘呻吟从两人紧紧贴在一起的嘴唇间飘出,让老七浑身热浪翻涌,左手按在了白洁丰满挺立的乳房上,虽然隔着薄薄的衬衫和胸罩,但那种柔软丰满的肉感更有一种让人探索的诱惑。两人搂在一起纠缠中,老七的手撩起白洁小衬衫的底襟,大手轻轻的摩挲着白洁光滑平坦的小腹,一边感受着白洁身体阵阵微微的颤动,一边手滑到了白洁胸罩的下缘,手指挑开胸罩硬挺有弹性的底托向上推起,白洁一对丰满的乳房握在了老七的手里。老七的心里一阵颤动的热感,手中握着的乳房滑嫩、柔软,又有着挺实的弹性,手指滑过乳尖,黄豆粒大小的乳头正在慢慢的变硬。老七一边抚摸着白洁丰挺的乳房,一边两人的嘴唇还在纠缠着,时而火热吮吸,时而分开轻吻。白洁软软的身子侧靠在老七身上,双手环抱着老七的脖子,雪白的紧身小衬衫只有两个扣子还扣在一起,一只大手在胸前的衬衫里揉搓着,伴随着阵阵的呢喃和娇喘,白洁趁着浓浓的醉意完全沉浸在了迷乱和兴奋之中。老七的手从白洁的胸前出来,手伸下去摸到了白洁柔软肉感的玲珑小脚,隔着滑滑软软的丝袜,顺着白洁的小腿慢慢向上滑动,渐渐的手摸进了白洁裙子里面,手滑过丰盈的大腿,隔着薄薄的丝袜触摸到了白洁大腿尽头坟起的阴丘,挤开并在一起的弹性十足的双腿,用并在一起的中指和食指去触动白洁圆圆的阴丘下柔软的阴唇。白洁此时几乎侧躺在了木质的板床上,浑身充满了性欲的渴求,滚烫的嘴唇不时索求着男人的亲吻………正当老七的手从白洁丝袜的袜腰处伸进去,滑过薄薄的内裤,刚刚触摸到柔软的阴毛时,轻轻的敲门声一下惊醒了两人,仿佛刚刚想起这是在饭店的包房,慌乱中两人匆忙坐好,白洁来不及戴好乳罩,只好双手抱怀,略整理一下头发。待服务生出去,老七看着脸上春意盎然的白洁努着嘴唇向他柔柔的看着,老七几乎同时又搂住了白洁,片刻亲吻后,喘息着的白洁推开又在揉搓自己乳房的老七的手。“嗯………别在这了,老实点……噢……”老七一看赶紧买单,白洁整理了一下衣服,两人挽在一起走出了饭店。




最新章节:大尺度爱爱细节描述

更新时间:2021-02-25 15:18:38

最新章节列表
性xx俄罗斯美女
性xx俄罗斯美女
狗带套曰女人安全吗
狗带套曰女人安全吗
小草在线视频观看
小草在线视频观看
小明1看看地址一
小明1看看地址一
西西人体艺术摄影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西西人体艺术摄影
第2章 闫凤娇厕所门下载
第3章 闫凤娇厕所门下载
第4章 在线观看视频播放
第5章 在线观看视频播放
第6章 真人祼交二十三式
第7章 真人祼交二十三式
第8章 白浅中春药和墨渊h
第9章 白浅中春药和墨渊h
第10章 镖行天下之漠上风云
第11章 镖行天下之漠上风云
第12章 变态另类天堂综合网
第13章 变态另类天堂综合网
第14章 以家人之名多少集
第15章 以家人之名多少集
第16章 69p69永久网址
第17章 69p69永久网址
第18章 帝国的毁灭百度影音
第19章 帝国的毁灭百度影音
第20章 大学公开课精品视频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71452章节
修仙小说相关阅读More+

被老头强奷到爽小说

安迪小说

中国福利彩票官网

安迪小说

夜蒲国语版完整版

安迪小说

野草在线观看社区

安迪小说

羞羞影院啵啵影院

安迪小说